位置:潮女族 > 社会百态 > 正文 >

83岁资深游戏玩家:每天至少耍3小时晋江好文推荐 比打牌健康

2018年08月08日 20:59来源:潮女族—潮流女人的世界手机版
红动中国数据库,王烁和王珂火拼案,曾爆过媛媛菊花,对头小冤家txt,纪爱妍,生活麻辣烫任盈盈,透视恐怖的格林童话,周建国任第76集团军副军长,龙影79,进化者之血,三国首席谋士,菁英汉网,暴君的七夜罪妃,薄熙来第一任妻子,欢喜佛影视联盟,雾里看花演员表,日式单簇头,阿威托五指鞋,断袖问情,,,qingseluntan,豹王爱奴,崛起在汉武帝国,酷我明朝时代,刘子歌怀孕大肚照,吕辰晔,三晋宽带测速,紫川续

杨炳林打开游戏机的时候,这个下午,就是他独享的世界。

▲杨炳林沉浸在他的游戏世界▲杨炳林沉浸在他的游戏世界

一张PS4的游戏光碟,他一边打开一边解说。每个下午,有两件事情“雷打不动”。1点到3点是午觉时间,3点到6点是游戏时间,晚上比较灵活,可以游戏可以散步,也可以跟邻里老人打打麻将……

83岁的杨炳林说,打游戏跟打兵乓一样,都是一种运动,一个是脑力运动,一个是体力运动,有这两样爱好的老年生活,有乐趣,也健康。

近日,因为后辈把他打游戏的视频传到网络平台,这位83岁的四川大爷俨然成了一位“网红”。

  20年雷打不动的另一项爱好:乒乓球

聊游戏之前,杨炳林先说早起。早起是为了去打乒乓球。打乒乓球之后,顺带买菜。

每天早上6点10分,闹钟响起,他起床做饭。老伴武健民还没有起床,他吃后把早饭热在锅里,出门前在厨房门口的小黑板上留言:“8月8日,健民,我买丝瓜二根,白菜一个,肉末少许。”

7点多一点,他搭乘小区外的3路公交车,从蓝田街道的“两里村”出发,穿过泸州长江大桥,在连江路“淘米洞”下车,差不多20分钟车程。

还不到8点,泸州市老年体育活动中心就热闹起来,杨炳林在这里打乒乓球。十多个老人自行组队,热闹,激烈。五张球台,乒乓之声密集地荡来荡去。

▲杨炳林(右)▲杨炳林(右)

杨炳林说,俱乐部有100多人,早上是老人的时间,“年轻人喜欢睡觉,他们一般选择下午来。”杨炳林说的年轻人,指的是五六十岁的一群球友。在这个俱乐部里,杨炳林不是唯一的“80后”,却是最活跃的“80后”。

他拿过多块奖牌,最有分量的是2007年四川省老年运动会乒乓球项目第二名。他说,打球坚持了20年,也是“雷打不动”,每天都会准时到,不管刮风下雨还是酷暑寒冬。

9点半左右,打完球,他就到连江路对面的石马沟菜市场,买些水果和蔬菜,有时候跟老伴打电话“请示”一下,还需要买些什么。所有的东西,都装在他的背包里,他的背包很沉,一大瓶水,雨伞,准备换掉汗水打湿的衣服,还有新买的蔬菜。

▲杨炳林在菜市场▲杨炳林在菜市场

  资深老玩家,20年500张碟片的“经验值”

吃过午饭,杨炳林要午睡,从1点到3点,午觉时间不能改。起床以后,再打游戏。一张PS4的射击游戏,他打开来,先耐心地欣赏前面的剧情,然后查看地图,购买武器……

游戏打得多了,很多游戏大同小异,但他还是打得很认真,“有些细节不能大意”。他的宽屏电视机前,放着一张小条桌,上面摆了两个游戏机,一个是PS4主机,一个是老款的360主机,手柄操作,他看着屏幕,在转椅上坐得端端正正。

电视机旁边,有五个盒子,装着自己玩过的游戏碟片。早期的部分,可以追溯到10年前。那些碟片上,他清楚地写下了打通关的时间,通关后的结局,放得整整齐齐。

杨炳林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现在自己还有三四百张碟片,早些年送了一两百张给朋友。粗略估计,20年来玩过的有500张左右。

“不是每个游戏都能打通关。”杨炳林说,但他不会轻易放弃,打不过的,他会看看攻略,或者慢慢琢磨。一个简单点的游戏,打完差不多个把星期,最难的他玩过一个多月。

一不留神,游戏里的直升机撞到山上坠毁,他开始被攻击,他在丛林里找到一条小路,飞奔逃跑,然后找到好的地势掩护,再进行反击……

老伴切上西瓜,“杨老头,吃块西瓜再打?”他没有理会,眼睛还是盯着屏幕。他说,打游戏的时候一定要专注,游戏都是很大的团队研究出来的,不是那么容易打的。

每天下午,杨炳林至少要玩到6点,有时候会玩到7点。他说晚上是自由活动时间,散步,玩电脑,听音乐,或者跟邻里打点小麻将……

  “孤独的”游戏玩家,主机游戏最后的坚守

在游戏世界里,杨炳林没有对手,因为这么多年来,没有人跟他一起玩。外孙杨艺浣才几岁的时候,跟外公一起玩过。在作业做完后,打游戏是外公给予的“奖励”,今年26岁的杨艺浣记得,自己玩过的有《生化危机》、《恐龙危机》、《古惑狼》等,渐渐长大,他就只玩网络游戏了。

杨炳林曾找到卖游戏机的老板夏宇,问他有没有打游戏的“老朋友”,介绍两个,一起玩。夏宇很肯定地告诉他,没有,一个都没有。

夏宇的“游戏达人”门市开在中平远路,杨炳林记得,早些年那里有好几家卖游戏机的,现在就剩这一家了。夏宇28岁,10年前在“游戏达人”打工,半路从老板那里接手了这家门店。

“现在不赚钱了。”夏宇说,他现在能卖出去的游戏碟片,是以月记的,一个月有那么一两张,都是老主顾。在他的印象里,泸州已经没有卖游戏机的实体店了。

打主机游戏,夏宇算得上发烧友。他除了自己玩,还专门收藏了好几台不同时代的游戏机,放在橱窗里,玻璃上写着“不能触碰”。他说他喜欢这些东西,有些机器比他的年纪还大。当然,这东西赚不了钱了,门市的生意,主要靠电脑维修。

杨炳林曾到店里来跟他“切磋”射击游戏,夏宇自叹不如。有好几次,杨炳林找到店里来,夏宇的门市还没有开门,他就站在路边等着。两个人一起打游戏,也一起聊游戏,两个年龄相差50多岁的“游戏达人”,有说不完的话。

“现在都玩网络游戏了。”夏宇说,主机游戏,变成了一些人的情怀,也成了回不去的过去。像杨炳林这样的老人,他很“佩服”。

本文地址:/phshbt/27002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大家都在看更多>>

今日热点资讯